人面狮身像人面狮身像有哪些未解之谜

100

展開全部

在埃及沙漠中,與金字塔毗鄰的人面獅身像,同樣有無數難解之謎。

人面獅身像大約有一條街的厚度,和6層樓的高度,面向正東,每年在春分與秋分這兩天,可從正面看著太陽升起。石像蹲踞的姿態,就好像它在沉睡好幾千年以後,終於決定要提起腳步向前的樣子。在地點的選擇上,想必當時人曾做過非常仔細的考查測量,才決定了在這個俯視尼羅河谷的位置,就地取材,以比附近的山丘要高上30英尺(約米)的石灰岩山頭之石,雕成了人面獅身像的頭和頸部分。山丘下側的長方形石灰岩則被雕成身體,並爲和周圍的環境做成區隔,以凸顯雕刻物,當時的建造者還特別在雕像的周遭挖了一條米寬、米的深溝,使得人面獅身像能夠傲然獨立,自成一格。

古埃及人都相信人面獅身像遠比有幾千年歷史的第四王朝法老古老,他們相信人面獅身像會守護「肇始世界開始的吉祥地」,並認定它有「能夠遍及全域的神力」,而對它加以崇拜。

公元前1400年左右的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圖特摩斯四世時,人面獅身像除了頭以外,全部被埋沒在沙土中,圖特摩斯四世將沙土清除以後,便建立起「庫存表石碑」。

根據氣象資料,在過去5000年來,吉薩高地上的風沙氣候並沒有重大改變,也就是說,人面獅身像和它的周圍受到的風沙侵蝕,應該不比圖特摩斯四世的時代更大。從近代史料中不難看出,可能人面獅身像經常被沙土埋沒。1818年,有人曾清除過一次人面獅身像上的沙土。到了1886年,爲了挖掘遺蹟不得不再度清除。但只過了39年後的1925年時,沙土再度將人面獅身像從頸部以下全部封住,迫使埃及考古廳出面,清除沙土,使它恢復原貌。

然而,我們是否可以推論,建造人面獅身像的年代,與今天的埃及氣候大不相同?如果建造成這麼大的雕像,但過不多久就會被完全埋沒於撒哈拉沙漠的沙土中的話,何必還要建造呢?撒哈拉沙漠在地理年代上是個非常年輕的沙漠,在萬年到萬年前,吉薩地區土壤還相當肥沃。可能在建造人面獅身像時,吉薩是綠洲而不是今天我們所看見的沙漠?就好像今天的肯亞、坦尚尼亞一帶一樣?人面獅身像到底建造於什麼年代呢?這仍然是一個謎人面獅身像,有待於進一步探索、研究。

有人認爲,人面獅身像是埃及第四王朝的法老卡夫拉(其在位時間是公元前2520~前2494年;卡夫拉這個名字在後來的希臘文中讀音也不同)建造的。這是傳統歷史學觀點,它出現在所有埃及學官方教科書、大百科全書、考古雜誌和常見的科學文獻中。這些文本都表達一個意思,人面獅身像的面部是照卡夫拉本人的模樣來雕刻的,人面獅身像的面孔就是卡夫拉國王的臉;這一點已被當成是歷史事實了。

美國出版的《國家地理雜誌》1991年4月刊和英國出版的《劍橋考古雜誌》1992年4月刊分別發表了芝加哥大學東方學院的馬克·萊納教授的文章,馬克·萊納利用「攝影光學數據和電腦圖像」「證明」了偉大的人面獅身像就是對卡夫拉麵孔的臨摹。

不過,很多人對用閃長岩雕成的卡夫拉國王雕像的照片在電腦上再造人面獅身像持有不同看法。他們認爲,人面獅身像今天的面貌特徵不大像卡夫拉的面貌,而更像其他許多法老,例如圖特摩斯四世,或者安曼賀泰普四世、拉美西斯二世(正如萊納承認的那樣,這位拉美西斯約在公元前1279年「全面重建」了偉大的人面獅身像,他也是我們所知的最後一位重建人面獅身像的國王)。包括馬克·萊納在內的科學家都認爲,人面獅身像的頭顱與其軀體相比「太小了」,很可能曾被人大規模重塑過。原來甚至可能像真正的獅子的頭,不過後來因爲重雕而變小了,這種可能性不僅是有根據的人面獅身像,而且還很有吸引力。

1993年,一批獨立的學者爲了解開人面獅身像這個死結而出了一個絕招,他們帶了一位偵探到埃及。這位偵探就是紐約警察局法醫高手弗蘭克·多明哥。此人20多年來,一直在研製一種犯人肖像「鑑別器」,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分析和研究各式各樣的人臉。於是,人們要他詳細研究人面獅身像和卡夫拉兩者之間的異同之處。數月之後,他從埃及回到紐約自己的工作室,仔細比較了這兩種雕像的上千張照片。他最後匯報自己的分析結果說:「透過反覆分析研究我繪出的圖形和測得的數據,我得出的結論與我最初的直覺不謀而合,也就是,這兩種雕像各有所表。人面獅身像,從正面看的五官比例尺寸,特別是從不同的側面看,其五官的角度和面部突出的尺寸,都使我堅信,人面獅身像不是卡夫拉……」

到此爲止,我們一邊有法醫高手弗蘭克·多明哥,他告訴我們,人面獅身像的面孔不是卡夫拉的面孔;另一邊則有埃及學電腦專家馬克·萊納,他認爲用卡夫拉的面孔就可以讓人面獅身像「獲得新生」。